+ - 阅读记录
    “你···醒了?”

    苏清如尬尬的出了声,绷紧了身子,僵硬地侧过头,眼神缓缓向下。

    从男人棱角分明的下巴,到衣襟散乱的胸口,再到窄劲结实的腰线,最后停留在脐下三寸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作为泌尿科医生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触感,她的脸突然就红了起来。白前岐看着女人这模样,循着她的视线望去,立即从女主身上翻身下来将女主推到一旁,冷冷讥笑道:

    “传闻中相府苏小姐名动京城,原来,就是这样名动的。”

    苏清如吃噎,心中顿时撞死了一万头鹿,想起自己的科研大计,索性一不做二不休。

    她往男人身侧一滚,纤细的手指如同爬行的小虫子,一点一点地从男人的侧腰攀爬而上,无声地朝着男人松散的裤头位置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要这么一拽,再这么一扒拉,关于太监的第一手资料立刻就能新鲜出炉!

    哪知就在她的手刚刚要触碰到那里,一阵天旋地转,苏清如又被人一个锁喉,推倒在了床上!

    白前岐凤眸阴沉,满脸杀意,正要开口斥责,却发现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还没把手挪开!

    昨夜那种被紧紧抱住的滚烫感觉瞬间袭来,柔软的温度再次隔着衣料将他灼烫,嫣红柔软的唇瓣更是和他薄薄的唇紧紧贴在了一处,两人结结实实来了个床咚!

    白前岐的呼吸几乎停止,一双凤眸中满是惊愕,霍然起身,翻到一旁,怒道: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廉耻二字!”

    “你我夫妻之间,谈什么廉耻!”

    苏清如理直气壮地反驳回去,眼睛却死死地盯住了白前岐的脖子——

    这个太监,他居然还有喉结!

    太监从小净身,若说某处有残留,那还说得过去,可他居然有喉结,难道他是个假太监?

    苏清如的小手又开始不安分了,直接忽略了白前岐愤怒的眼神,伸出食指,一点一点地朝着他的喉结戳了过去!

    如果这个喉结是真的,那白前岐肯定就是悬疑复仇大剧的男主角,那种早年**,背负血海深仇,为得到权势不惜冒充太监入宫的反派大boss!

    咦,想想就让人激动!

    靠在床角的白前岐冷冷地看着她,似乎对她的小动作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就在苏清如的手指戳中他的喉结那一刻,白前岐终于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一个手刀干脆利落地解决了眼前这个不知死活不知廉耻的女人,白前岐黑着脸下了床。

    旁边桌上的镜子里,映出来两只又黑又大的熊猫眼。

    偏生他此刻就要去上朝,白前岐几乎能想象得到那些探询的目光。

    女人——真是危险又麻烦。

    苏清如再次醒来的时候,脖子疼的都要断了。她已经被这个死太监打晕两次了,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算了!

    一出门,门外的大太阳明晃晃的,已经是中午了。

    府里的下人们忙忙碌碌地准备着迎接主子回府用午膳,苏清如盯着厨房的方向,眼前一亮,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!

    苏清如先是抱着肚子说不消化肚子疼,硬是从某个胆儿小的丫鬟那里要来了一包泻药,又跑去厨房看着厨娘们做菜。

    趁着厨娘们不注意,将整整一包泻药全都倒进了给白前岐准备好的饭菜里。

    等到白前岐前脚进门,苏清如后脚就笑眯眯地吩咐丫鬟将饭菜送了过去,并且亲手递上碗筷:

    “夫君请用膳!”

    白前岐微微侧眸,鼻翼微翕,身上的气息瞬间如冬日寒风一般肆虐了整间屋子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


久久小说网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

www.crefth.com